• 2008-03-05 01:24:33

    一定会有一个很好很好很好的男人带你走的 

    2008-03-05 01:39:53

    什么是更好的未来?我觉得 可以给自己满足感的生活 就是了

    2008-03-05 01:40:44

    小日子也好的 如果可以换 我希望能回到从前 

    2008-03-05 01:41:23

    平凡职业平凡男人平淡生活 平淡地过下去

    2008-03-05 01:44:01

    反正好啊赖啊 也就那样吧

    2008-03-05 01:47:11

    我就觉得满可怕的 以后就跟这个人一辈子 要为他做饭跟他生小孩 每天面对他面对他面对他。。。

    2008-03-05 01:47:13

    可怕!

    2008-03-05 01:47:43

    但在以前 这种生活就是我最向往的啊

    2008-03-05 01:47:48

    一点不觉得可怕

    2008-03-05 01:47:59

    下班回来看看电视

    2008-03-05 01:48:15

    每星期做两次爱

    2008-03-05 01:48:33

    周末下一次饭馆

    2008-03-05 01:48:47

    偶尔风雅去去影院

    2008-03-05 01:49:32

    要他和我的朋友和我或者我和他的朋友和他一起出去玩

    2008-03-05 01:49:45

    过年回回他家或者他回回我家

    2008-03-05 01:50:08

    允许他批评我弟弟不懂事又气我妈

    2008-03-05 01:50:42

    多幸福

    2008-03-05 01:51:26

    想想就想流泪 那么简单

    2008-03-05 01:53:04

    可是 说真的 现在要我拿什么去换以前跟他在一起 我也不做了

    2008-03-05 01:53:14

    我不爱他了 我曾经爱过他

  • 2008-02-23

    K神

    对于伟大的“歌唱事业”,我秉承的宗旨向来是“鬼吼鬼叫也要唱”。跟闺蜜k歌抢麦那是一个当仁不让,在寝室里散播什么“嘿嘿花开花落嘿嘿”以及“我亲爱滴,牛儿啊~~”也对社会和谐没太大威胁,可第一次跟人家去Green Box就伙同阿汤哥大飙《热情的沙漠》,中间还东倒西歪“嘿嚯嘿嚯”自伴自唱,未免就太人来疯。

    汤姆大哥被评为新年最hot人士。用翦二的话来描述他就是“圆圆的脸蛋上圆圆的的眼睛圆圆的眼镜圆圆的鼻子圆圆的嘴”。长一张社会主义的脸,其实最会偷懒就是他。一天到晚躲在location晃荡,为逃避Joe的鹰眼还故意用他那肥肥的小指头勾住两件最小最轻的bra,一副忙得团团转的死样。要不就抱一空纸箱在二楼“雅座”睡觉,一有啥风吹草动立马把手伸盒子里,嘴里还念念有词:“我咋没干活?我咋没干活捏。。。”一身灰黑短打,为的是不引人注意;对安全地带极富经验,通晓最佳藏匿地点,经纬度确切到“排”&“行”。Anamaria找不着他就只得天天叫魂。小眼滴溜一转,光凭脚步声就能分辨来人是敌是友——找到阿汤哥,就找到撩组织!

    此次k歌活动评选出了“邓杰伦”和“李光良” ,江湖果然藏龙卧虎。至于全身上下都充满笑点的阿汤哥,一开场用他那“二人转”般的东北腔唱《穿过你的黑发我的手》,就引发了群体性爆笑。那是怎样一种King Kong般的温柔⋯⋯

    没带ID之夜,还是喝了酒,high到让Terry表演飘移。小宇宙经过定期释放,很好,很强大。

  • 用主席的话来说,我现在的情况就好比家住北京,然后每天去天津上学。6点半起床,倒三次车,买巨贵的火车票,快9点才到Parramatta。听一堆废话,排了两次队,急匆匆简直跑飞。

    Mei一不在Joe就发狂。此意大利人是彻头彻尾的工作狂。没人看到过他进食,午餐时间只端一杯咖啡。一般上午还比较正常,下午4点就跟吸血鬼午夜转性似的急红眼。十几箱货需要重做,半点差池不能有,所有人都战战兢兢。

    我呢,是不怕死地要求换班,接着请两小时假,最后还迟了整整一个半钟头。其实心虚得很,赶得人都快打飘。Terry再次扮作超人横穿大半个悉尼救我于水火,一边狂踩油门一边还不忘给我做心理建设。

    意外收获是orientation除了曲奇咖啡文具各国午餐竟然还发u盘。1G,财迷乐死啦。

    ——————这么爱咒自己你死吧死吧去死好了之分割线——————

    死了干净,到时我空运大束白玫到你墓前寄托哀思。你这样有意思么!

  • 2008-02-14

    民以食为天

    时间就在打工中飕飕地过。早上终于在11点前爬起来去IGA买了蔬菜水果面包麦片牛肉碎,夜里12点饿得把4L的冰淇淋球吃成2L的悲剧短时间内应该不再重现。

    Terry突然说一起吃饭。结局是在Ashfield吃了两个闭门羹,然后在Strathfield, Auburn, Redfern转到头晕最后用残存的那么一丁点力气走进其实家门口就有的红O。倒霉得明明看到了标志牌可洗手间楞是找不到,回到Kingsford进错车道拐个大弯迷了路,送我到打工的地儿还被警察先生举相机拍照只差没做"V"形手势say "yes". 严重建议伊下次出门翻黄历看看是否适宜出行。

    批了将近1000件货。中间还见缝插针地调戏了一下希巴同学。看来尼泊尔的一切都很合我的style,包括男人。到最后750L的晚饭明显没有发挥作用,于是下班后又伙同翦二Victor拐进M记,感叹这边的“巨无霸”其实就是“袖珍包”。

    凌晨1点机械男开始做饭。这年头,人多少有点不正常。

    让我想了n天的那支酒,叫Barley. 

    睡前喊喊口号——坚决不去city,坚决不当电灯泡!

  • 2008-02-10

    轻微

     像这样下过雨明澈的天,云层压得极低,被风吹散的地方看得见繁星,空气微凉。

    一路穿梭,途经空荡车行,奥林匹克公园,亮着灯的pizza店,法国蛋糕坊。许多人穿黑色tee参加广场上的摇滚音乐会,他们本身就是一场表演。然后转过路口一直前行到麦当劳买圣代和芝士蛋糕,没有蓝莓和香草,所有口味就都点了strawberry。固执并非可取之道。

    忽然就不那么难受了,虽然仍记得那个破旧黑暗的走道,红房院里铿锵的北方方言,蔬菜在锅里兹兹作响。记得古城夜里的路边摊,市井气的凉皮白激馍,早市上8毛钱一斤饱满水灵的桃,花色繁多的绵绸睡衣,总也吃不惯的糊辣汤,汽车站旁的蛋糕房,焦香糖膏。只可惜当我终于习惯羊肉泡馍的腥膻味道,所有习以为常的,都失去了。

    你从来不知道,比起所谓的优雅浪漫,其实我更喜欢汲着拖鞋穿着短裤走过坑坑洼洼的窄街,平凡终老。热爱所有俗气的小玩艺,就好像声声不绝的蝉鸣,家门口坏掉的健身器,狭小照相馆,还有那些味道可疑的炒冰,花生蹄膀桶子鸡。我曾热爱所有碎屑,一点一滴,只因与你关联。

    看,该记住的我都记住了,然后用余下的时间,跨过去,遗忘它。

    事到如今。 

  • 几乎没意识到是在过年,就连三十初一都在打工。除夕在city急匆匆吃了顿水井坊,像样点的还有今天的韩国菜。买了条supre小短裤,基本就把自己打发。我呢,最近是掉钱眼里了,每一分钟都是钱,来不及就买个土耳其煎饼和芝麻面圈,一切都在凑合。

    但却很开心,越忙就越觉得轻盈。枷锁一点点地松开,要遗忘的即将抛在身后。最难捱的时刻其实也明白一切终会成为过往,只是那时候咬碎了牙,怎么看得开。

    《奋斗》看到最后,越来越觉得人生需要来点狠劲。任何人都无权拿走另一个人的心。

  • 2008-02-02

    精神病范本

    不断有人跳出来跟我说武汉的暴雪。群里那个方便面头,和他聊了一晚上的群光户部巷。

    Hadin告诫我不可回望。可每次说起旧日时光,作祟的还是心里那处小隐伤。

    SH说,怎么办。她现在的每一步几乎都在重复我以前走过的路。可我只有把真相说出来——除了让时间把我们变成面目可憎的女人,别无他法。

    看《奋斗》的时候想,陆涛真混蛋。

    但人家起码还是因爱而混。回头再想想那个人,混蛋-er。没错,混蛋也是分层次的。

    而我们呢?我们都傻。我们伟大。

    因为某些时期的愚蠢,是必须的。 

  • 亲爱的p佳,我说的星期六是下个星期六,2月2号哦!怕我老妈以为是明天的。
  • 外婆在机场送我。临行时去给她买糕点,心想着又要出发了,什么时候才可以再见啊,就径自哭了起来。一直到眼泪真的滑过脸颊浸湿枕头才发觉,原来又是一个梦。

    还在家的时候,我很想对她好,可又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就只好拼命叫她吃水果,每天打开电视给她看。自己总是别扭的,明明很爱,但又无从表达,甚至试图掩饰,自觉难堪。等到所有潜藏的情绪缓慢浮出之后,才发觉总有一些东西根本没法否认。

    自从开始记录做过的梦,就怀疑自己脑袋里装的都是些什么。刘云的新男人叫“加菲猫”,某不知名女一直假装晕倒,去Hadin阿姨家被赶走然后大哭,找不到每天上学的路……不断有不同角色在梦里不停说英语,这也算噩梦的指征之一吧。

    乱糟糟的事情尚未解决,烂桃花依旧旺盛开放。但已经学会劝慰自己let it go。一步步,慢慢来,此路不通我就另辟一条。

    唯一高兴的是发力写完了critical literature review,可以看上几集Kyle xy. 另外两三年前的旧衫竟获一致好评。这国际人民的审美标准,还真是出人意表扑朔迷离!

  • 2008-01-15

    空荡

    这周的关键词是焦虑。人生究竟应该怎样铺陈,仍然把握不到方向。专业、工作、期末考、找房子、去银行,所有的事情扑面而来,而我还要考虑几点下楼去给自己做饭这种破事。

    说到这里,我是有多羡慕那些已婚人士啊。那个围城,无论好坏,总是要进去一次的。起码有一些时刻,能有一些彼此属于的感觉,哪怕只是微薄。

    持续做梦。梦到高中同学、幼时玩伴,还有国内浓重的过年气氛。我是有点想家了吧,虽然执意地要求自己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许掉泪并且严格遵守,但昨晚,我竟然哭醒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