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心力交瘁,却还是花几个小时熬银耳红枣羹。小心地将它们泡在水里,直到柔白近乎透明的花瓣每一片都缓缓舒展。

    Essay写到凌晨三点,msn上跟诗卉老公说起当下的心绪。倾囊而出的情感倘若无处可托,不如就让它们都烂在心里。更何况,对你我而言,这本来就是个早已坦承的秘密。

    大风把遗落的欢喜吹走,下过几场雨, 一切都蒸发干净。深深吸气,将滚烫的暗涌和模糊的亲吻都氤成一滩光圈。我想大概所有成年人都必须具备这种能力,即便不能收放自如,也万不可纵容自己沉溺。

    如果借来的总有一天要还,那么一早就不要染指。你知道,童话只是笑谈。 

    这就是人生啊,在此微醺时刻止步并不代表无情,只是空洞若无法用最简单厚实的情感填充,何必再用冠冕堂皇的言辞和理由粉饰太平。

    在保质期前喝完一盒牛奶,独自吃掉一大包麦片,永远做一个纯粹的人,永远。 

  • 2008-04-18

    怨妇一号

    一被累到就很想哭,只睡3个半小时朝肚里倒半杯黑咖啡就出门的日子,很容易让人自问这么折腾到底是为了啥。

    太累了,要狂睡,要给自己买礼物!

  • 自打来了这边,本来就没啥鸿鹄之志的我就更安于做只燕雀了。每天只要吃饱睡好就非常满足,拯救地球什么的,谁爱救谁救去。亲爱的Mee,blog疏于打理不是因为在搞什么思想运动,实在是因为英文没长进中文也退步,还有这日子过得太太太白痴~~

    值得一记的貌似也只有昨晚那顿无敌丰盛的火锅。打工回来开门就看到满桌的菜肉海鲜,还有贴心贴肺的浓香芝麻酱跟无糖豆浆,内个眼泪,简直哗哗的。Will说这是我过来以后吃到的第二味,实属不易。好吧我承认自己无论做什么菜都是料酒酱油蒜蓉辣椒番茄一个招式,可人家康师傅牛肉面不就是那个味么,下次“好吃是好吃,可是……”后面就少废话。

    电影美剧也不想看,只等着办好图书证借金庸,为啥就是不想写作业。。。接下来的两周将会更加狗屎,人生呐,怎一个bullshit了得。

    还有就是那个谁,五一你可别来了。你,还就真不是我想见的人。

  • 2008-04-06

    The Prettiest Thing

    一个月来两次,明知生理期还吃下半盒冰淇淋,结果夜半痛醒持续卧床连一口大气也不敢出。去不了教会,楼下小孩的欢笑吵闹穿过被子横冲进来,因为冬令时活生生多出来的一个钟头,很无用。

    风极大,透过窗户仰望天光,手指头沾染薄凉。餐桌上有阿姨留的纸条,热狗,洋葱圈,番茄丝,黎巴嫩面包。穿睡裙人字拖在厨房转了半条garlic bread,冰箱里仅余一把葱。

    冬天越来越近,总不肯承认这个现实。穿背心睡裙,光着脚,直到感冒一场。再没什么想要的了,黑暗灼热散发香气或是苦涩腥甜的,通通抛在身后。没有回忆在身后追赶,不渴望爱,不被淹没,不因为呼啸而来的狂喜或感伤彻夜不眠。电影看到凌晨,9点起来熬一小锅红豆粥便觉得温润满足。要知道挣扎拉锯,从来幽暗曲折没有尽头。

    戒掉长吻戒掉回忆,请往我的冰淇淋中,浇上甜百利。

  • 刮了一天妖风,哼哧哼哧跑到学校,百多号人被德国老太放鸽子,作恼怒状书包一收:“靠,什么人!”这就是典型的讨了便宜还卖乖,天晓得我有多想回家吃、洗、睡。

    做一个roll,自动自觉分给阶级弟兄,自己只吃了三分之一。煮一小锅生菜,发觉自己再往里撒盐,也还是像吃草。体重没有减轻,阿姨鼓励我说你这样的身高,起码要120。虽然依旧享受单身生活,可真有一天达到那样的数字,怕是连路人甲乙丙丁都要退避三舍。

    看一个人的blog,她说结婚的原因是想要一辈子疼惜照顾另一人,于是在一起。若是不能如愿,也衷心希望对方幸福。像我这么恶毒的人呢,就常常在心里许愿,祝你再遇不到比曾经的我更爱你的人。并且性高潮什么的,也就通通不要再有了吧。

  • 2008-03-29

    起床的时候想:为什么10岁的小孩比5岁的还要吵?

    熬粥洗床单,什么都要小火慢炖。

    看Notting Hill, Four Weddings and a Funeral,没办法想像没有电影要怎么活。

    发奋写作业,翻布什讲话稿被拯救世界的狗屁言辞搞得想吐。这就是为虾米不喜欢Heroes.

    老妈,你总是有能力把我弄紧张。不过我说过,生活态度应该是“宁缺毋滥”而非“聊胜于无”,不是么?

  • 提前写完作业的感觉那叫一个爽,这就叫做“职场失意,学场得意”。虽然大半夜为找那一粒字绞尽脑汁,若是有胡须八成也要被我一根根捻断,但胜利的果实啊,就是让我有空余的时间去Chatswood参加特别聚会&到Olympic Park看一年一度的Easter Show感觉生活乐无边。

    晚上两次被质问“你怎么可以这么吃下去!” 丹丹痛心疾首警告我点到为止,诗卉老公就恨铁不成钢地“你咋天天就是吃吃吃?看你的留言全部都是跟吃有关系的!”我说你们这些人呐表光爱人家的外表,请热爱我内在的灵魂~~

    今日的特会上得益颇多。唱赞美诗听见证,琴键一按,整个教堂都弥漫着动人的气息,令人如处幻境。我想我要做的,就是静候那个时刻的来临吧。

  • 2008-03-18

    凑5条

    1. 被感冒撂倒,周身酸痛昏昏欲睡,就连上最爱老郭的课也好似在梦游。由于药效强劲,我再次变成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欧巴桑,只是吃什么都没味道,只能分辨出甜咸二味,顿觉自己身有残疾。。。

    2. 今天不是打工天,很多人批的order都出了差错,包括我。幸亏尚有补救余地,弄好之后惶然地想,难不成这两天做的都是无用功?见了老板逃得比兔子还快,上帝保佑吃不饱饭的人。

    3. 最讨厌放假,虽然被生活追赶也并没什么好。可是复活节到底是要干嘛,真的要去公园里挖地三尺找彩蛋么?

    4. 上回开到利物浦,这回不如就此奔向堪培拉。我倒是很经常做那种到perith买拖鞋,去利物浦买牛奶的乌龙事呢。

    5. 闹闹本周星座预测一点也不准。 

  • 2008-03-11

    打倒伪命题!

    早上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手机、电脑里的照片信息全部删掉,然后蓬着头肿着眼倚在门上阴冷地跟正在为男人大哭的Cindy说“爱情算个p”。妈的我竟然为了一堆bullshit流下过来后的头次眼泪,骚扰Will至深夜两点还用掉人家n张面纸。为着一颗过期鱼丸,这又是何必!近日脑筋的确有点搭牢,不晓得自己由于吃太饱到底在缅怀些什么。无产阶级的幼稚病啊,想根除看来还是得假以时日。

    试着喷了一点Happy,外面天蓝得没有一丝云彩,作死的昨夜好像根本就不存在。这应该是最后一次反复吧,有时再坏的境遇也不一定是坏事,烂人带来了狗屁情绪,可这不也让人耳清目明。

    好吧首期工程是兑现自己对某男许下的某个小承诺,这方面的style是该彻头彻尾翻天覆地地改变一下了。昨晚那句“如果还是选这一款你永远也别想得到幸福”让我醍醐灌顶如被掌掴,Will兄,关键时刻,你还是狠一针见血的嘛。

    ——————悲从中来之分割线——————

    迟了整整半个月。怀孕吧,不大可能,目前看来还没进化到雌雄同体那地步。啊难不成是绝。。经。。这更年期,提得也太他妈靠前了点吧!

  • 2008-03-09

    假爱之名

    安全感 

    去了教堂吃完pizza,好像又陷入无所事事的尴尬境地。跟阿姨去华人超市买老干妈鸡丁辣椒红油腐乳各式酱料,用这些瓶瓶罐罐塞满壁橱冰箱。就算不吃只把它们排放整齐,挨着之前买的pasta sauce小黄瓜辣香荀,一样觉得喜乐。现如今,比起明日到手的倩碧礼包,正在路上朝我欢快奔来的榨汁机更让人期待。

     

    加速度

    碗和虎在欢乐谷。要记得玩过山车时空梭激流勇进完美风暴。我记得我什么都不怕。我记得速8汩汩的水流淌过小腿蜿蜒至黑色透亮地砖。我记得我微微肿胀的心和手指头的冰凉。

     

    You Hurt Me

    看到某样东西,瞬间被攫住。那些简单而柔软的称呼虽然已被风干没有任何意义,对要以怎样的态度来面对也仍然感到疑惑,但看过之后心就一点一点沦陷,再也坚硬不了。或许明日清晨又将克制清醒,但此刻,在SMS里回复:嗯,想你了。

     

    詠嘆调 林夕

    想跟你穿梭 如像軍裝警察 受景仰
    想跟你鏗鏘 如像一雙鸚鵡 被撫養
    想跟你得獎 台上裝束相襯 賣色相
    想跟你欣賞 隨地櫻花 死也馨香

    在詠嘆 迎面的真相
    你現在撲翼 到月亮
    在詠嘆 一切像過場
    病榻上漂亮 會在木裡燃亮
    讓最後漂亮 印在白雪床上
    剩下我 朝著天清唱
    我在大氣下 你在上
    在詠嘆 火舞亦散場
    你獨自漂亮 我活著也原諒

    可知我很想 拿米高峰講你 像歌唱
    可知我很想 拿浴巾鞭打你 扮打仗
    可知我很想 憑電話騷擾你 像搔癢
    可知我竟想 從浴缸的水裡 分享

     

    我这样蹒跚地走过,即便并未获得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