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12-18

    2008-12-18

    我承认自己的确是有点强迫症的。比如忍受不了手指上一丁点的倒刺,睡前必定要去嘘嘘并且之后不能做任何事,喜欢的书不能有褶皱,哪怕是借来的。还有呢,就是在生日时总是要絮叨上几句,很土。

    今年生日没啥高兴事,甚至忽然间压力倍增。可纵使水深火热,却依然让我感觉幸福。这些年不大爱表达了,过去成摞成摞的日记,也已经化作天台上的灰烬或是被我几扫帚扫进了院子里的下水沟。在我看来,有些事情根本没必要回头。因为事实证明,一些过去以为关乎自己一生的事,最后连个屁都不是。

    但也不能因噎废食。有一些人是让我终生感激的。譬如爸爸妈妈,譬如在脚伤的日子里经常为我做饭的房东阿姨,生活中从来不计较。寥落时的一粥一饭,远比繁盛时的盛宴更为珍贵。

    譬如翦帆邓云夫妇,不计较我不懂人情,无论大事小事,都让我觉得自己不是一个人。

    譬如啪先生。对这个人我已经无法用语言来表达了(听起来可不像好话)。好吧,如果实在要说,那么就是“谢谢你”和“我爱你”。再肉麻一点,就升级到“你是我生命中的珍宝”吧。

    这个生日收到短信电话若干,礼物若干。施华洛世奇很好,Chanel Coco Mademoiselle也很好。

    现在,要洗澡换衫,打扮漂亮,吃泰国菜。

     

    贴一张旧照,愿以后的每一日,都能像这样平淡自足。 

  • 2008-12-10

    Life is旺得福

    成为一名光荣的无业游民已有5天,中午1点醒过来后仔细想想,这几日却是半刻都没闲着。先是与芭乐Jennifer翦二家火锅小聚,晚上散步时抱回一支红酒微醺时刻贴着翦二倒头大睡;紧接着又做了狗熊先生及墨尔本瘦瘦小姐悉尼三日游的全程陪同,poker电影饭局无一缺席;最后一日,竟变身为Uncle K的专职翻译及家庭关系调停者,两小时车程外的Blue Mountains都去了一趟差点还签了个合同,险些把我累残。

    ——————照片儿的分割线——————

    照片1:传说中“集优雅迷离与成熟知性于一体”的翦氏盘发在我头上,咋就这摸像《大长今》里尚宫娘娘的大便头捏??

     

    照片2:简尼FER同学,侬着衫这么性感,是要来踢老娘馆吗?!

     

    照片3:容我小小,小小的。。。装一下。。。。。。

     

    ——————忍不住要说两句的分割线——————

    最后罗嗦两句,Leura这个Blue Mountains脚下的小镇,也太讨人喜欢啦。景色优美,民风淳朴,问一问路,开着车的性格男和遛着狗的老爷爷都要亲自把你带去才放得下心。休息间隙跟工装裤小伙及聊一聊,邮局旁的cafe喝一杯冰咖啡,这老乱的人生啊,顿时就艳光四射。

  • 考完试的第一天。

    起来给自己做饭,趁着低气压阴雨天气里难得的阳光把床单被套统统洗掉。打开啪先生装了双系统的小白跟老妈视频,然后就看了一下午朋友的空间。

    可能是考试期的郁躁还没过去,一个人独处的一整天,心里还是很小地忧伤了一下。忽然不知道这种家人朋友天各一方的生活真正的point到底是在哪里,此刻非常想要立刻回国跟一干闺蜜光着脚斜着身子缩在某店的沙发上八卦。再过几天在悉尼的日子就整整一年,我竟然跟从不放过互贫机会但又彼此热爱的妞们分开了那么长时间。

    PJ和牛最后一晚帮我收拾行李的场景还历历在目——我清楚地记得PJ那天在刘海上夹了个发卡,也记得大一时在我们宿舍楼下她那个撼到我的宇宙无敌霹雳头。牛那晚穿的是深色,还是那么瘦那么瘦。出国前那么多个纠结难熬的夜晚,我们一起跳操、Yoga,然后散步回家。我总是顾不得Yoga后半小时不能进食不能喝水的规定,在牛家楼下买一杯凉茶就仰头灌下去。有时候逛完街就去河边吃个消夜,那家老字号烧烤不晓得是不是真的老字号,但好吃得让PJ和牛每次都点一大堆肥牛鸡翅和牛筋,我呢就总是吃几串就回归最爱的烤玉米。倩倩培训期间回来,K歌总少不了。他每次都点信乐团的《死了都要爱》、《One Night in Beijing》之类,我就点个动力火车《酒醉的探戈2000》,试图跟他小拼一组,不过最后都是不出意外地败下阵来。MEE回来的机会不多,吃完一顿饭,上岛坐一坐,时间就嗖一下过去了。

    和牛一起学车的那一个半月里,她每天顶着大太阳从军分区拐到我家门口。到了打个电话,我再慌慌忙忙跑下去。等久了这家伙也不会催,跟她认识了7年,除了老蒋课上一脸窘相举手要去洗手间,就还真没见她急过。在家待长了心烦时波澜不惊的仙女PJ是我的支撑力量,跟牛这个和我一样容易方寸大乱的女人互吐苦水然后还是不知道要怎么办其实也是一种安慰。MEE的意见永远干净利落提纲挈领。一直后悔分别前的最后一面没有抱抱她,永远以为临别还有机会。

    时常幻想姐妹们结婚的场景。上次MEE只是说一说,我就怔忪地掉下泪来。那种复杂的心情,就是为她高兴,可是又要瞎操心他到底能不能给她想要的幸福。她们中的任何一个都那么好,不晓得谁才能配得起。现在看来牛应该会是第一个出嫁的人吧,她的婚礼上真不知道我这种小情绪向来难以打压的人会哭成什么样,现在就先来给你们打打预防针。

    最后,我要说,不管去到哪里,什么样的天气,我都会一直记得大一回家只买到坐票的我们是怎样打了一整夜“牛鬼”,是怎样捧着装满热水的泡面盒蹒跚穿过横卧地上的人群,在2004年的情人节怎样为彼此涂眼影刷睫毛再在床小被薄的夜里相互拥抱。我爱你们,跟你们在一起的光阴,无论怎样挥霍,都不是浪费。

  • 2008-11-03

    小情歌

    有时听到楼下的声响,就忍不住跑下去,光着脚连鞋也没来得及穿。探着头往下看,却只是风拍打的百叶窗。

    Lecture notes页面开一下午,小熊饼干吃到第6块,冰箱里又抱出小半个西瓜,盘子洗干净再擦了擦。

    等待像圣诞夜里的铁皮小兵排列整齐,下午三点,跟天气一起逐渐热了起来。脖子上渗出细密的汗。那些平凡却闪耀着光芒的画面在心头不断来回,翻来覆去。我就这样藏在时光的缝隙里,浓稠地想念你。

  • 2008-11-03

    Freak Out

    实习表格终于填好。

    一眼也不愿多看地交上去,管他心不心虚。

    啃了几块熊仔饼,接着再奋战medical的lecture。

    难怪昨晚饭后一个人吃完小半个西瓜,然后又挖了一碗冰淇淋,吃下一根香蕉一个猕猴桃。这种情况下,发狂总是难免哒。 

  • 2008-10-24

    想家!

    尽管收入锐减,在人心浮动的周末,购物欲显然不仅完全未被打压,反而有愈燃愈旺之势。从SF到“同仁堂”,就算无法亲临,也都要列上一个shopping list,拜托人家从city帮忙带回来。所以午饭都没好好吃,在lunch time这区区半小时里打包一双拖鞋两件衣服一条裤子,也不算什么出人意表的事情。

    回家前把东西一股脑塞进一个硕大袋子,扛在肩上,简直就要开始唱歌了!

    上周讲评了“Paxil说明书”,又连带介绍咗affective disorder, anxiety disorder, manic disorder, depression, bipolar disorder, generalized anxiety disorder, social anxiety disorder , 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以及obsessive-compulsive disorder的郭老师说,诸如此类的行为都是有源可溯的。我disorder的源头,多半就是半个月没上skype跟我哈啦一下的老妈。在脑袋被微波炉门磕出一个大包的夜里,最最最想你。

  • 下班越来越早,无良老板管理白痴,坑人却很有一手。工资每天下午6点半开始涨,他就让大家6点go home。死光头,难怪就算住Darling Harbour,还是要被老婆飞掉。大风大雨的天啊,老娘撑着破伞回家,打开冰箱一看,里头除了棵白菜和一堆可乐,啥都没有。妈的我是怪兽么?咋就能吃得这么光!

    金融风暴澳币跌到4,天气也不用这么应景吧?大夏天的啥时候有过15度?可怜我厚衣服全洗好收好,只得围上猪头三的围巾哆哆嗦嗦。用阿土伯得话说就是:“真歹命啊~~~”

    一天到晚做的梦倒是很好玩。变种成五人连体的“黑游击队”有型到爆,草根气息与“香港之光”杂糅的场面也灰常迷离。下半夜梦到让我就算在梦中也昏迷过去的无敌草药和解药“姜片”。看来自打上个月在“同仁堂”惊鸿一瞥之后,我对那些银耳、红枣、枸杞还真是朝思暮想。

    活下去的唯一勇气源泉是橱柜里那枚鲜美多汁黄澄澄的芒果。此刻,没啥比它更能滋润我备受摧残的幼小心灵!

  • 冒个泡,表示一下自己仍以一枚活物的身份存在。这个夏初被中译英英译中变态medical terminology充斥,空闲时除了吃,基本不作他想。 

    死老头一直活得比大家硬朗,导致我这学期一天假都没敢请。过年如果不回去,就只能寒假再说。55,亲爱的们,记得给我留碗螺蛳粉。

  • 2008-09-20

    热浪

    热得不想说话,天杀的火车又要检修。一想起明天还要转车去CITY,我就很泪奔~~罢特!看在“某隐匿于无名小巷中绝美韩国菜”和WALL-E的份上,我忍。SF众同事对美食的热爱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上周刚冒雨去东海饮完早茶,这周又要在聚餐的道路上继续前行。食色,性也,千古定律果真无人能逃。只是9月就热到这个地步,感觉都快缺氧了,再烧烤暖锅的系唔系自寻死路捏。。。

    下周BREAK一完,舒坦日子基本暂告一段落。对于过年是否回国的问题,挣扎到现在也没得出啥结果。午餐时跟同事讨论航线,走澳门最便宜,可是七拐八拐山路18弯,还得住上一夜;直飞不仅贵,票还不好定;日本和马来仍需进行深入调查。啪先生却是一星期前就干净利落地订好了票,完全没有一丝犹豫。看来“够级”(某种扑克玩法)对于这厮,吸引力还是远胜于我啊,哀号。

    不过爱心小礼物总是很赞,外加夜里11点洗手拍蒜做出的独家炒饭,实乃靠谱爱情的基本元素。啊哈。

  • 2008-08-23

    想回家。

    想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