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7-02

    蓝色大门

    老得已经不喜欢《蓝色大门》。

    But,音乐很赞。

  • 2007-06-20

    壮丽的偶

    显然已被古龙那厮弄得完全昏聩。从早到晚,或站或坐或躺或蹲,手里捧的都是他。罢特!朕又显然~还是更喜欢那写出惊天地泣鬼神之《天龙八部》的金大人。

    今日新菜:油爆豆角。

  • 2007-06-18

    不相干

    多日不出门,重听雷光夏往豆瓣里塞东西看了部电影翻了翻古龙,一连做了几天炒苦瓜炒黄瓜炒南瓜,干净利落地打发了一个令人深感困扰的男人,咳嗽至今未愈。

    怀疑自己已经不适应与人直面交流,甚至连电话也感觉无所适从。只有用手指打出来,没有声音不带感情,才得以放松。三分五十秒,为什么感觉却如此漫长。

    父亲节的时候又一次看了《我和爸爸》。并非为了应景,只是单纯地喜欢叶大鹰的表演。我热爱那些琐碎平庸的东西,平常的表情或姿态,生活里的鸡毛蒜皮。它们一定比轰轰烈烈的感情、洋洋洒洒的表白来得更真实动人。这样的东西累积起来,就是你整个生活的倒影。

    那日和L聊了一下午。这个男人,长得酷似黄立行,却有一个和他本人一样敦厚的名字。不记得他的样子,却能想起永和甜腻的豆浆,电影院里爆米花香香的味道。回忆是怎样一种没有良心毫不牢靠的东西。而我们,三年前又如何料想得到今天能像老朋友一样诉说彼此的生活,平静自然地剔除了有过交集的过往。他大方遗忘曾经历过的或大或小的伤害,我小心忽略自己说过的每一句话,纵然彼此都了然于胸。而我,也始终相信这个世界是公平的,于此处亏欠,到别处势必被另一人追索。

    这些那些,亦不过小事而已。

  • 2007-06-14

    我在这里

    虽然老妈说那个妖里妖气的“复兴公园”比较特别更加好看,可我还是喜欢白底黑字简单型的模版。黑了吧唧的,容易让人抑郁。

    今日陪老妈打点滴。默默无话,在她睡觉的时候我就埋头看了一下午康同璧张伯驹。遂很文艺腔地想——我们这些人,到底在忙活些什么?但假若转而投入另一种人生,又如何摆脱逃避现实的嫌疑?

    穿得很海滩去的却是菜市场。买了一把贵上一倍的青菜,一块骗人的老姜。只有卖肉的是好心肠。学着做了几道菜,熬了两次汤,意外发现原来自己对“厨娘”这一身份并不排斥。困扰的是手上的蒜味怎么也洗不掉。另外,上哪去找一个人,可以让我为他洗手做羹汤?

    脊柱上长了一个包。摸到的时候心里一惊——难道……虾米要进化成骆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