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10-18

    豆豆是只美猫

    可它以为自己是个人

  • 对于一个长期隐居乡下的宅人来说,空闲时还是在家看Big Bang Theory的比较好。可她偏偏不听,非要跟着胖胖胖去City这种声色犬马的地方。于是,餐具就发生袅。

    胖胖童鞋此行的目的是和某律师敲定工作事宜。我就很理所当然地扮演了跟班的角色。据估计,在他们指点江山的时刻,我可以蹲在MYER的大堂里观察Benefit家的猪油膏究竟适不适合自己的肤顺便考量一下Toy Story几点开场。

    虽然对这位律师大人慢工出细活的做事方式早有体会(经历过长达6小时艰苦卓绝的面试!翻白眼),但我没想到啊没想到,本来以为20分钟能搞定的事情,他们丫要跟个人似的跑到酒店去喝红酒谈。。。所以我他妈等了三个多小时,都快数得出MYER的柜台小姐脸上分别有几颗痣!心情焦躁得连G-star的小gay说喜欢我的辫子,我都想回敬他干你屁事。

    肚子饿,到楼下的Muffin Break吃了点东西。万分无聊地坐在Subway门口目测客人们都点了啥。然后再买份报纸,像独居老人一般连广告也没放过,消耗掉的时间还是非常有限。于是又去Hi-Fi买了两张Norah Jones,小宇宙岩浆四处喷发,完全没有心情搞一搞店家正在展示的iPad。

    由于某些人行事拖拉,就只好看了9点15那一场。电影很赞(尤其是在有《史瑞克》作对比的情况下),看到土豆头先生变成一张饼扭啊扭的时候,我差点笑得和后面的大妈一般大声。

    看完电影在某人的勾引下吃了顿肯德基。哪知这才是杯具的开始啊。。。慢悠悠吃罢走到火车站,却被告知末班车没有了!只好坐到Hurstville然后再打车。在寒风里抖了半天,连个的士的影子都见不着。我苦中作乐地拉着胖胖拍张照,天杀的一辆的士“嗖”一下过去袅。

    综上所述,这篇blog的中心思想是:中国文化博大精深,以后出门一定要看黄历。必须的。

    ——————

    住在P区这个乡下也还是蛮好的

     

    艾瑞克我鄙视你

  • 2010-07-09

    来玩的

    貌似我的生活已经没什么可写,胖胖说这是件好事。但凡我在blog上笔耕不辍,心情大多不咋地。现在是每天抱怨忙忙忙,可真要是一周休息两天,就好像被人从口袋里扒了钱。

    不上班的时候就去逛市场。马桶良伴变成了图文并茂的《常见食材家常菜》。打算去华人超市买个沙锅煲汤,又苦恼于到底应该如何挑选。至于回国这件事,关心的不是某人声称要在香港给我买几个包,而是哪个航空公司的行李限重比较宽松,以便我回来的时候可以带一个华丽丽亮闪闪却又沉重无比的美的智能电压力锅。

    常去的图书馆发展为三家。Padstow图书馆实在太小,经历了长达一年的“矮子里头拔将军”(老子连《孔二小姐外传》和《双城博弈:职场情人(高级灰的职场打拼史)》都看了),终于让我发现了有董桥的Bankstown和有更多更多好书的Randwick。

    ——————缅怀一下还是学生的日子——————

    原来Dr. Stern是霍格沃茨魔法学院的!

     

    我所尊重的鲁迅研究者、译者寇志明教授(Dr. Jon Kowallis)。

  • 蔡康永写了一个文章《一屋子王熙凤》,董桥说写得太好玩了。


          白先勇找蔡康永帮忙改变《谪仙记》的电影剧本。白先生开始讲青梅竹马小伶人的故事,说到他们搬演《长生殿》的场面,索性站起来演给蔡康永看。
      
      唱了两句,见蔡康永没什么反应,停下来问:
      
      “咦,你不喜欢《长生殿》呀?”
      
      “不喜欢。”蔡康永老实回答:“唐明皇一个做皇帝的人,跟杨贵妃一起咿咿呀呀的翘着小指头跳扇子舞,不喜欢。”
      
      “哎呀!”白先勇顿了一下脚,痛惜他对牛弹琴。“那你喜欢昆曲《游园惊梦》吧?”
      
      “也不喜欢。”蔡康永还是老实回答:“主角演睡觉,观众也睡觉。”
      
      “哎呀呀!”白先勇连顿两下脚,痛惜他的海参被蔡康永当作发胖的水蛭。
      
      “那你总喜欢《红楼梦》吧?”他抱着最后一丝希望。
      
      “不喜欢。他们老在吃饭。”蔡康永答道。
      
      “哎呀!哎呀!哎呀!”白先勇把脚重重顿了三记:“怎么可以不喜欢《红楼梦》……”捣着额头,喃喃自语。
      
      蔡康永说,唐三藏亲眼目睹了他这个猪八戒,活活乱吞自己的人参果。

  • 2010-01-02

    2009年度小结

    年度电影:He's Just Not That Into You,《七磅》、Ice Age 3, Slumdog Millionaire

    年度歌手:Norah Jones, Macy Gray

    年度演员:无

    年度剧集:The Big Bang Theory, Desperate Housewives

    年度书籍:无

    年度杂志:Time

    年度报纸:澳洲新报

    年度blog:无

    年度护肤品:Estee Lauder ANR-Protective Recovery Complex、Estee Lauder ANR-Eye Recovery Complex、Clinique三部曲、Biotherm Aquasource

    年度彩妆:Lancome粉底、Estee Lauder Magna Scopic睫毛膏、Lancome眼线笔(Bronze)、Clinique卸妆

    年度香水:Kenzo Flower(其实是去年的100ml没用完)

    年度服饰及单品:Tree of Life印度长裙、某条G-star jeans、Country Road芭蕾式黑色系带皮鞋、Dior黑框太阳眼镜

    年度城市:Sydney

    年度餐馆:Krispy Kreme算不

    年度食物:Subway, Subway, Subway...蒸螃蟹

    年度交通工具:啪啪的车

    年度亲情时刻:12月10日下午2-3点间给爸妈的电话、和澍在对方主页上画便便、和澍的QQ、欧阳小宝关于谁来托婚纱的疑问及保证

    年度友情时刻:和P佳的QQ视频及电话、妞的短信、MEE的激动、Lili的手把手、密度毛利小姐以及老尚的坚决陪逛、狗熊家的平安夜大餐以及无数牌局

    年度享受之地:Kiama、狗熊家小区游泳池(虽然游了一次就发烧)、Greater Union电影院

    年度恶心:无

    年度贵人:Naomi Howland

    年度难过:12月21日下午、以及已经记不起的某一天

    年度开心:12月10日

    年度忧惧:什么时候才能安心回国好好休息一阵

    年度欣慰:其他的都是浮云

     

    (模版转自何叶小姐)

  • 2009-09-22

    天雷

    做完presentation回到座位,陈同学戳戳我:“内个……许广平不是男的吗?”

    我倒吸一口凉气:“不是啊,伊是鲁迅的女人,不过好像是de facto marriage。”

    陈同学恍然大悟:“难怪~~我说男人看男人洗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呃,谣传被大先生偷看的人是羽田信子,周作人的老婆。不过这种传闻我是不信的。”

    陈同学点了点头,“鲁迅的儿子是叫鲁海婴嘛?”

    我忍着不爆发:“周海婴啦!!!”

    陈同学弱弱地说:“哦~酱紫……那,萧红和萧军是姐弟吗?”

    我疯了:“是啊。”

    陈同学高兴又骄傲地说:“嘿嘿,总算猜对了一次,耶~”

    我TM无敌绝望:“人家是伴侣!不是姐弟!你掐死我吧,掐不死我,我就掐死你!”

  • 2009-08-16

    输入法害人

    做翻译的时候遇到个词,hazard。

    先是写“微害物”,看着不顺眼,改成“威害物”。

    翻了两句,又遇到这词,恍然大悟——原来是“危害物”!

    英文没长进,中文也变成这个熊样。

    回国俺也自我隔离。人家隔离猪流感,我先恶补中文。

  • 刚开学的时候,由于之前每天上班,我还跟同事说“开学好啊,坐在教室里就是休息”。现在看起来,我可真是嘴贱。每周写通篇废话的作业不说,还要面对自以为是翻译界大哥其实不过是个“2”的现实版Sheldon。当然,他身上全无半点Sheldon的可爱劲。

    另外某天还在教室门口听到一伪文青女对身边的人说,“那个lunch time我要跟你make sure一下。Twelve呢我估计来不及,我还要去趟library check一下我的email。那就one o'clock吧。”

    听了这么有才的对话我的心都快碎了。子,你为啥不带我走!

    ——————现实一种的分割线——————

    从下班到现在的5个半小时里,我洗完澡就开始写每个星期几乎都一样、极度乏味脑残的作业。中间乱逛了很多网站,最震撼的是看了朋友女儿的照片。一个怒发冲冠的女儿啊,抱在怀里超有气势。

    又想起班上的一个女生怀孕8个月了,我这个瞎子昨天才看出来。。。预产期就在其中一门考试那天,昨晚吃饭的时候狗熊演绎了一下——

    怀孕女生:"Oh, my water is broken!"

    认真负责的老师:"Keep translating!"

    还更新了电脑软件。Safari的新……(界面?系统??)电脑盲不知道该把mac os x4(?)叫啥。总之就是很有爱,很牛逼,很bling,很闪耀。一点开,所有最常上的网站就齐刷刷气势恢宏地站我面前,我激动地一连点了好几遍。

    所以我的心灵就得到了涤荡,这直接刺激我在脚打后脑勺的时刻更新了blog。这可算是近期最让我振奋的一件事了,连贱人给我开的那张$277的支票也比不上。

  • 2009-07-29

    有钱人

    由于前两天买得太high这个星期又忙得不可开交,
    当我豪情万丈跟啪说“请你吃饭”的时候,
    一揣兜才发现,今天统共带了10块钱,买完咖啡,余下6.8块。
    并且,全是闪亮的钢蹦。

    Subway是我们永恒经典的大饭堂,如果不交房租不去逛街,ATM半个月也不用光顾一趟。
    取钱,太远。并且,我们很饿!
    两人抓耳挠腮,翻遍全身,只有13块多。
    足够两碗面。
    面面相觑,互骂“穷鬼”。
    最后在我的威逼利诱下,某人审时度势,迅速作出决断,又掏出了2元私房钱。
    于是吃完两碗面还剩2块5。
    此时伊还不忘很贱地在我耳边低声说,“低调低调,两块五呐,财不外露!”
    寒得我又跑到麦当当买了两个苹果派一个冰淇淋。

    第二天Mike来敲门,说他学校派学生卖巧克力筹资,让姐姐我帮衬。
    “Only 2 dollars!”

    我豪爽地打开“猫猫”零钱袋,里面孤单地躺着昨天没带在身上于是幸免于难的1块7。
    音调骤降八度,讪讪地问他可不可以给我个discount。
    该八岁小孩很无情地走掉了。
    真是世态炎凉~~~

    今天走路上班,途经一印度人家,两个阿三姐弟也在兜售巧克力。
    结果是……好吧我又被深深、深深地鄙视了一把。

    我决定明天去取钱。钱包里没钱,叫我怎么挺胸做人!
    就取20块巨款。